診治咳嗽的秘訣

至善中醫診所 院長 宋文靖醫師

  
咳嗽看起來像是很平常的病,但一當嚴重時可就不是那麼好玩,因此病併發其他症狀者不勝枚舉,絕對不可輕忽,但要在錯綜複雜的咳嗽病症埵b甚短的時間內治好它,並非容易的事,經我多年的研究,只要抓住主要病機,辨証正確,掌握藥的特性,再遣方用藥,多數都可達到預期的效果,要做到這樣的步驟,是有奧祕的,就讓我娓娓道來。
咳嗽一症,眾醫皆怕,有句俚語說的好:『土水師怕抓漏,醫生怕治嗽。』,這就是說,咳嗽雖然是很平常的病,但碰到病情錯綜複雜的,確是不容易掌握治療,有時聽起來沒痰,你認為是乾咳,其實是風寒束肺所引發,不能光用潤燥之劑,碰到咳嗽、鼻塞、涕黃、咽痛、發熱、惡寒及全身酸痛的,則又要抽絲剝繭,不能老是故守成方,在有痰、無痰、易咳、難咳、痰白、痰黏、痰黃、痰綠、有涕、無涕、涕白、涕黃、口淡、口渴、喉癢、喉乾、喉痛、發熱、惡寒之間,要抓住主要病機,發病主次,主要矛盾中詳細區分找出重點所在,這樣才能確切掌握治療重點,縮短療程,要做到這些,著實要花費許多心思。
咳嗽屬於時病,變化多端,所謂風善行而數變,天天都會發生,尤其是陰雨連綿、天氣忽冷忽熱之際,最是咳嗽最易發生的季節。
咳嗽症狀因人而異,體質虛寒者,一受風寒即喉癢乾咳,隨後即鼻塞流鼻水胸悶骨酸神疲,乾咳也變成有痰了,體質偏熱者,一犯風熱即咽乾痛癢、無痰胸悶氣憋,症狀虛中會夾實,實中又會夾虛,或虛實夾雜者不乏多見,故治法亦隨人隨症而有不同,差之毫釐即失之千里,不可不慎。
曾見有人初犯風邪流鼻水、咽癢鼻塞聲重者,醫者郤給予麻杏甘石湯加桑菊飲,結果越吃越咳,也有醫者一聽到患者主訴咳嗽無痰即不分青紅皂白開給麥門冬湯,結果搞到最後難以收拾,此即為辨証未明所形成之誤醫,乃醫者之罪也。
有人患上感冒咳嗽卻無動於衷,能拖就拖,問他為什麼原因不看醫生?答案卻是不喜歡吃藥!這種人大概都是體質壯碩抵抗力較強很少生病的人,或者根本不注重自己身體的保養,算是個個性「鐵齒 」之類,但有的人患上感冒咳嗽則是痛苦萬分,嚴重時則是日夜無時不咳,分秒不得閒,呼吸喘悶、胸部刺痛,搞到最後甚至影響到工作及睡眠,有的則是夾雜著鼻塞流涕、咽乾痛癢,一拖再拖,使人身心俱疲,影響及生活秩序,到最後還是不敢快看醫生尋求治療不行。
有病看醫生治療是對的,但是說實在,看醫生不是每個人運氣都這麼好,有的人藥一服就好,有的人雖按時服藥,症狀卻依然如故,甚至有的還變本加厲,因為感冒咳嗽症狀錯綜複雜,是風寒束肺還是病毒感染,很難區分確診,不容易抓住主要矛盾,「醫生怕治嗽 」的道理就是從這堥荂A同樣是醫生,但他面對同一患者所下的判斷及處方卻不盡相同,沒有標準答案,因為此症的範圍牽連甚廣,它的變化也相當莫測,早上的症狀是這樣,至中午則開始起了變化,一到晚上又全變了樣,所以不是很有經驗的醫師是很難掌握重點的,因此就形成有的人有效,有的人沒效的情況發生,所以對一個患者而言,找一位對內科有素養的醫師是非常重要的事,相對的,對一位醫師來說,謹慎的態度去做醫術的精進去面對患者更是必要的課程。
中醫治療咳嗽是根據表裡陰陽、寒熱虛實,並結合西醫的病毒學說去辨証論治的,它非常注重四時的節氣與氣溫的變化,因為它會影響人的機體能量的改變,也參考病史的演變及咳嗽的類型,如內熱感風的咳嗽,秋氣傷肺的燥咳,肺腎陰虛的久咳,肺腎陰虛兼肝氣沖逆的午夜咳,濕熱內伏的咳嗽,沈寒在肺的久咳,寒邪戀肺的寒咳,燥痰黏連的的痰咳,痰多帶泡的濕咳,脾虛的慢性咳嗽等,再加以綜合判斷,抽絲剝繭各各擊破,是著重引起咳嗽病因的袪除,調整機體陰陽,增強其免疫力,而不是一味的強調阻斷咳嗽中樞或抗過敏等那樣的症狀療法而已,是迥然不同於同於現代西醫的治法的。
中醫把咳嗽大體分為:風咳、寒咳、熱咳、濕咳、燥咳、痙咳、灸臠咳…等諸種,風咳者,風寒束肺,亦即傷風感冒所引致之咳嗽也。風為百病之源,其性也急,人體免疫能力處於低下時,易受邪入侵而感冒、鼻塞、咳嗽。寒咳者,其脈浮緊,乃其人體質素虛,衛表不固,忽感風寒,先是鼻水如泉而下,接著頭重目昏畏寒人疲,聲音忽變啞啞然,這種型態的咳嗽,剛開始的一、兩天不見得有痰,祇覺得咽癢欲咳而已,二、三日後,風寒之邪入裡漸深,影響肺部機能之變化,寒痰由是而生,之後,痰方由清稀轉為黃濁,此時咳亦變劇,痰一咳即出,視診咽喉不痛不紅,祇覺得咽壁濕濕然如有水覆蓋狀。熱咳者,脈浮滑數,體格狀實黝黑者居多,平素怕熱不畏寒,舌苔微黃或黃濁,有的帶有口渴之現象,感風熱即鼻塞涕濁或黃綠,伴有頭昏目澀神疲口乾,咳時咽痛劇烈痰黃難出,檢查鼻及咽之黏膜常呈紅色。濕咳者,脾虛之人居多,稍咳即有痰出,具有咳不完的痰,鼻涕亦多,常隨咳而出,聽診肺部有濕囉音,舌苔常呈濕膩不化。燥咳者,咽乾紅無津痰黏喀痰不爽,或根本無痰,每發必咽癢而咳劇,觀其鼻、咽、唇之黏膜皆乾而紅,無涕,咳時咽不痛,此多為肺燥,火氣上逆之故。溫病之咳,脈浮滑,咳不甚,涕亦不多,自覺頭昏神疲,鼻、咽、唇黏膜泛紅。梅核氣之咳則似咳非咳,咽中如有炙臠,終年如是,咽壁常有濾泡突起或黏膜瘜肉增生。另外,臨床亦發現到,平素即有鼻炎鼻塞者,則每遇咳嗽必先咽痛,且咳時劇烈,咳甚久方有痰出。午夜?逆之咳常在半夜,喀痰不爽,白日如常,應給予滋陰。一起床即咳,咳一陣子方緩者,大抵為寒邪所侵,應驅風散寒。還有一些其他奇奇怪怪的咳,挫傷氣岔會咳,五臟內傷亦會演變成咳嗽,因非常見之咳故在此不多贅述。
至於治療之法,則根據四診八綱,寒則熱之,溫肺散塞袪風乃第一首要。熱則寒之,止咳化痰之同時,加上清熱消炎之劑以解其併發之炎症。濕則燥之,利濕化痰為基本法則。燥則潤之,補肺滋肺潤燥可癒。溫病之咳,則以辛涼平劑或輕劑以解之。慢性鼻炎鼻塞所致之咳,除內服咳嗽藥外,還當應用鼻病外治或雷射法外治使變性的下鼻甲黏膜改變以求治療鼻疾,方能根除或預防此類咳嗽之發生。治咳方劑甚多,皆是古人從實驗中得來的寶貴經驗結晶,每個成方皆有其主治的病症與其特殊的功能屬性,苟能充份瞭解方義及其應用時機,應能確切掌握病情而藥到病除,若方症合拍,中藥的收效常能媲美西醫,中藥的副作用少,服後少有昏昏欲睡的副作用,礙胃的機會亦不大,故以中醫中藥治療咳嗽是既安全又有效的方法,實應值得提倡。
茲大略例舉常用治咳之方劑如下:
一、寒咳:應溫肺袪風散寒,如麻黃附子細辛湯、小青龍湯、苓甘薑味辛夏仁湯、金沸草散、參蘇飲、人參敗毒散…等。
二、熱咳:以清肺瀉肺消炎為法,有頓嗽散、麻杏甘石湯、瀉白散、止嗽散,黛蛤散、清肺湯、人參瀉肺湯、涼膈散、荊防敗毒散…..諸方。其中以喉頭炎、扁桃腺炎之輕重為治熱咳辨證之首要重點。
三、溼咳:以溫肺化飲、燥溼化痰為法外,尚需兼顧脾胃,立方有;二陳湯、六君子湯、金水六君煎、蒼白二陳湯、半夏厚朴湯、清溼化痰湯、杏蘇散、幼科杏蘇散、香蘇飲諸方。
四、燥咳:以清肺潤肺滋陰為法,方用麥門冬湯、清躁救肺湯、補肺阿膠湯、百合固金湯、沙參麥冬湯、栝蔞枳實湯…..諸方。
五、溫病之咳:則以辛涼之劑輕宣為法,有銀翹散、桑菊飲、桑杏湯、三仁湯….諸方。
六、肺腎陰虛的久咳用麥味地黃湯。
作者對於風寒束肺之咳嗽特擬一方,若能善以加減應用,對於常患風寒咳嗽 之咳家而言,應有莫大助益。方如下:
麻黃、杏仁、甘草、白前、桔梗、生姜、半夏、紫菀、款冬花、牛蒡子、荊芥、細辛、代赭石、梅片。
其加減法如下:
一、鼻水多加防風、紫蘇、蔥白。
二、痰飲多加浙貝、橘紅、茯苓。
三、咳時咽痛,白前易前胡,款冬易百部,去生姜、細辛、半夏,加黃連、射干、大青葉。或本方合清咽利膈湯,比例為二比一。
四、頭痛重加川芎、白芷、防風。
五、咳而兼喘者可合小青龍湯或三子養親湯。或把本方之麻黃劑量加重,再加貝母化痰。
上方定名為「寒咳散」,作者應用本方的加減治癒不少各型各色的咳嗽患者,可以省掉應用許多複方的麻煩及藥物的囤積,例如;咳嗽痰多兼胃腸不佳大便不爽,可用寒咳散合腸胃散,簡單又明瞭。茲舉數例以為說明:
一、陳x貞女士,62歲,看診日期為96年3月6日,症狀:咳嗽痰少、咽紅痛、口乾、微喘、涕不多,大便一日數行。處方:麻黃2、杏仁2、前胡1.5、桔梗2、紫菀 2、貝母2、射干1.5、黃連0.5、甘草1,以上為一日份量,取藥三日,結果服藥三日後,諸症皆癒。
二、范x妹女士,41年次,96年3月26日來診,症狀為:頭暈痛、咽癢欲咳,痰多且黃,涕黃,伴有腰酸,也是先服西藥,但自訴每次服西藥則胃痛,因而想改服中藥而來看診。根據所表現的症狀,予如下處方:荊芥1.5、防風1.5、白前1.5、桔梗1.5、紫菀1.5、貝母1.5、牛蒡子1.5、麻黃1.5、杏仁1.5、生姜1.5,給藥三日,也是服完即癒。一般醫者都會認為痰黃即是熱,或是支氣管發炎,臨床上不完全是對的,她的痰黃是前面的症狀服藥未能即時控制轉變而來,祇要痰黃但易咳且量多,涕也黃也多,還是寒症轉化居多,重點還是袪風化痰,咽癢有荊芥、防風、桔梗、牛蒡子也就足夠,風去即咽不癢,咽不癢,咳隨之減輕。
三、宋x順先生,76歲,常因咳嗽來診,天稍涼即感冒咳嗽,咳時痰白, 胸悶微喘,有涕但不多,自訴氣管甚弱 。咳一發即將拖延甚久,來此治療後,進步甚速,療效令他滿意。處方:麻黃1.5、杏仁1.5、乾姜,半夏1.5、紫菀1.5、款冬1.5、白前1.5、桔梗1.5、貝母1.5、白果1.5,服一星期癒。
四、吾兒柏均於96年一月間曾患咳嗽,有痰色白,流鼻水,喉嚨痛,因病初起,故應及時發散風寒宣肺止咳,酌予清熱之劑為要,處方:麻黃1.5、杏仁1.5、生姜1.5、半夏1.54、白前1.5、桔梗1.5、紫菀2、貝母2、射干1.5、黃連0.5,服三日份即癒。
五、游x卉小姐,73年前,96年1月26日罹患外感風寒咳嗽症狀:頭目昏重,鼻寒鼻癢、項緊骨酸、咳嗽痰白、咽痛發燒、鼻涕倒流,也是自行服西藥退燒,但燒退了又來,來診時我認為是風邪入侵夾雜病毒,只要風邪退咳嗽就會好,燒亦應可隨之而解,處方:麻黃1.5、杏仁1.5; 前胡1.5、桔梗1.5、紫菀2、貝母2、牛蒡子1.5、荊芥1.5、百部1.5,給藥六天,複診雖燒已退,但咳仍甚,痰黃難出,涕濁喉紅,改方:麻黃1.5、杏仁1.5、前胡1.5桔梗1.5、括蔞仁2、貝母2、射干1.5、紫蘇1.5、生姜1.5,三日份,三診言胸口已不痛,涕痰轉白,咳痰仍有,處方:麻黃1.5、杏仁1.5、紫蘇1.5、生姜1.5、荊芥1.5、紫菀2、款冬1.5、白前1.5、桔梗1.5,三日後告知症狀皆除,基本痊癒。
對於感冒咳嗽,我的看法是:依症狀、情況、病史而定藥,病怎麼來,就想辨法讓它怎麼去。打噴嚏、 流鼻水、鼻塞聲重的則給予解表散寒之劑,可用荊芥、防風、麻黃、生姜、紫蘇、 蔥白,其中荊芥、防風不管風寒或風熱皆可應用,寒甚生姜必加,咳嗽痰稀的用紫菀、款冬花,款冬為治嗽要藥,因其性溫,故宜于治寒嗽,痰稀量又多可用橘紅,痰轉白濁而粘,用紫菀、貝母,痰黃粘難出是括蔞仁、貝母的天下,痰綠黃腥臭可加冬瓜子、魚腥草,桔梗含皂?,可化痰排膿,桔梗甘草湯又為清利咽喉之要藥。配白前、前胡可降氣化痰止咳,咳嗽伴有咽癢的,則用荊芥、桔梗、牛蒡子即已足夠,若咳至咽痛,射干、黃連、山豆根、板藍根為必用,咽喉粘膜乾燥的咳嗽 ,酌用紫菀、百部,(熱咳則用元參、麥冬),若咳嗽兼發燒,抗病毒的大青葉、板藍根、連翹則要考慮加入,若咳嗽發燒但咽不痛燒不甚,則表去熱自可退。麻黃、杏仁、甘草為三拗湯,可宣肺解表,無涕、痰少、咳甚時,黃芩、桑白皮、枇杷葉、桑葉、麥冬都應當考慮,咳嗽變化多端,聽其音並觀其行,察其鼻咽粘膜的變化來採取適當的用藥措施是非常重要,這是醫者應該努力的方向,尤其在健保採用科學中藥的時代,要用每一味藥的特性,按病症自組藥方靈活應用去克服複雜多變的咳嗽病症,才能事半功倍,才是當今最佳的方法。
常用感冒咳嗽單方特性如下:
一、荊芥:唇形科。主要適用于感冒風寒、發熱惡寒、無汗、頭痛、身痛等症。也可配合辛涼解表藥或清熱解毒藥治療感冒風熱惡寒、目赤咽痛等症。
二、防風:繖形科。主要用于袪風解表發散風寒,與荊芥作用相仿,故兩藥往往配合應用。
三、生薑:薑科。生薑辛溫發散,功能散寒解表,治感冒輕症,往往能得汗而解,也可用作預防感冒藥物。
四、半夏:天南星科。用于痰多咳嗽。半夏性燥功能化痰,以脾不化濕,聚而成痰者為主,為治濕痰的要藥,適用于痰濕壅滯、咳嗽氣逆等症。
五、白前:蘿摩科。用于痰多咳嗽 :本品善于降氣化痰,為肺家咳嗽要藥,適用于痰多壅肺,咳嗽氣促等症,不論寒熱,俱可應用。
六、前胡:繖形科。功能降氣袪痰、宣散風熱。主治痰熱喘咳,風熱頭痛、胸膈滿悶、嘔逆。前胡為肺經專藥,辛而能散、苦而能泄、寒能清熱,故無論風熱襲肺、邪熱鬱肺、痰多咳嗽之症都具治療作用。寒飲咳喘不宜用。
七、桔梗:桔梗科。功能化痰止咳、利咽開音、宣暢肺氣、排膿消癰。且桔梗開提氣血,表散寒邪,清利頭目咽喉,開胸膈滯氣,為諸藥之舟楫,載之上浮,能引苦泄俊下之劑,至於至高之分而成功,養血排膿,補內漏。
八、麻黃:麻黃科。功能發汗、平喘、利水。麻黃善于散風寒、透毛竅,主要用于外感風寒、惡寒發熱、無汗的表實証。麻黃能宣暢肺氣而止喘平咳,主治外邪侵襲,肺氣不宣所引起的咳嗽、氣喘等症。
九、杏仁: 薔薇科。本品苦泄降氣,功能止咳平喘,適用于各種咳嗽氣喘之症,無論新久,寒熱均可配合應用。本品尚有潤腸通便治咽痛聲啞之功。
十、葶藶子:十字花科。功能利尿、強心、化痰、平喘、消腫。臨床運用於慢性氣管炎急性發作,痰多稠粘、色黃、胸悶不能平臥時。
十一、貝母:百合科。功能化痰止咳、消腫散結、潤肺瀉心。用于熱痰咳嗽 、燥痰咳以及肺虛久咳,為化痰止咳要藥。
十二、紫菀:菊科。功能鎮咳、袪痰、鎮靜。主治慢性咳嗽、咳血症、慢性氣管炎、肺結核之咳 。(專治血痰為血勞聖藥)
十三、 款冬花:菊科。辛溫純陽。現代藥理有鎮咳、袪痰和平喘作用。為治嗽要藥。前人經驗認為本品溫而不燥,有邪可散,散而不泄;無邪可潤,潤而不寒。因此,一切咳嗽,無論寒熱虛實,只要與肺經有關,都可用之。
十四、紫蘇:唇形科。紫蘇辛溫,外開皮毛,故可發散風寒,開宣肺氣,應用於風寒表證,惡寒、發熱、頭痛、鼻塞、無汗 兼有咳嗽。
十五、百部:為百部科。功能溫潤肺氣止咳。抗菌、抗病毒。用于一般咳嗽,肺虛久咳、百日咳及肺癆咳嗽等症。本品甘潤苦降,有良好的止咳作用,凡新久咳嗽、寒熱咳嗽,用之皆宜,尤為肺癆咳嗽之要藥。
十六、射干:鳶尾科。功能清火解毒、消腫散血、化痰利咽。主治咽喉腫痛、咳逆上氣。治喉痺咽痛為要藥。凡孕婦勿用。
十七、桑白皮:桑科功能瀉肺平喘、利水消腫、止咳。用于肺熱咳喘,本品藥性寒涼,專入肺經,功能清瀉肺熱、止咳平喘,適用于肺熱喘咳。禁忌:多尿、哮喘,虛寒者勿用。
十八、牛蒡子:菊科。功能疏散風熱,適用于風熱表證,溫病初起。對于風熱上擾咽喉腫痛為要藥。本品具有袪痰、止咳作用。凡體弱及便溏者忌用。
十九、栝蔞仁:葫藘科。能清上焦之火,使痰下降,為治嗽要藥。又能蕩滌胸中鬱熱垢膩,生津止渴( 丹溪曰:消渴聖藥。)瀉者忌用。
二十、魚腥草:三白草科。功能清熱解毒,排膿消癰、利尿通淋。用于肺癰、咳吐膿血,以及肺熱咳嗽等病症,為治肺癰之要藥。本品又為治療痰熱咳嗽 、痰黃而稠的常用之品。
咳?的辨證論治除四診之望、聞、問、切外,診視咽喉及鼻黏膜的色澤及乾溼變化亦相當重要,大抵屬寒咳,濕咳者,病初起時咽壁色澤並不會太紅,其色如手掌之顏色,咽壁上可看到履蓋水狀之津液,但若咳甚或久時,咽壁由於急速或長久之充血或病毒之感染,顏色則轉為深紅,有的成片狀,有的呈血絲狀,用藥必須改變,屬熱咳或燥咳者,咽壁黏膜則較紅較乾,津液較少,咽壁黏膜越紅越乾則痰越向黏稠改變,痰越黏稠,咳出就越不容易,咽喉黏膜充血紅赤越甚,過敏則越甚,隨而癢痛咳嗽更易發生。黏膜的變化還要跟所表現出來的症狀相配合,有的咳時咽痛,有的不咳不痛,有的不咳吞口水亦痛,故所下之藥亦隨症隨黏膜之變化而不同,臨床上觀察咽壁瘜肉及咽喉黏膜色澤乾溼之變化應是決定清熱解毒或宣肺降氣及燥濕化痰潤肺止咳下藥之重要參考指標,如再配合病史,咳嗽的久暫,咳嗽的型態情狀,脈象及自訴,則對咳嗽的整個病情掌握更能清晰,如祇憑四診而忽略了咽喉黏膜的變化而草率處方,往往形成誤判,是難以全盤掌握病情,療效當然不能提高。這是作者長期診治鼻病中所領悟的治咳心得。
對於時方之應用,從長期實踐中得出的規律,特錄之於下:
一、初感風寒,自頭覺頭目昏重,鼻塞流涕者,因咳尚未發生,用川芎茶調散,若上症兼有微咳十神湯甚效,若鼻塞流涕甚者,用川芎茶調散10、辛夷散5、生姜1、合方治之,此症項強痛者,宜川芎茶調散合葛根湯,脈沈形寒流清涕不止者,川芎茶調散10、麻黃附子細辛湯5,少陰病脈沉細的直接用麻黃附子細辛湯加生薑甚效。
二、上症若屬素有痰飲之飲象,一感風寒除鼻塞流清涕外,必隨之而胸悶氣促而喘,此風寒入肺之始也,速予小青龍湯加厚朴、杏仁, 有頭痛鼻塞者,小青龍湯合川芎茶調散,流涕鼻塞兼喘,則宜小青龍湯10、辛夷散5治之。
三、一感風寒則頭項強痛、骨節酸楚、畏寒畏熱、鼻塞流涕、時而咳嗽者,用荊防敗毒散,若無汗寒甚,荊防敗毒湯合麻黃湯,若有汗骨楚畏風甚,用荊防則毒合桂枝湯( 口渴者合葛根湯)。若天陰濕重之倦怠骨楚,與前症不同,應予意苡仁湯。
四、感風寒後,既流鼻水又兼咳者,可參考前述單方之用藥,咳痰不爽者,止嗽散加麻黃、杏仁、牛蒡子、桑白皮。咳有痰有涕但不甚者,杏蘇散治之,若咳甚痰多,寒咳散甚為適用。
五、流鼻水鼻塞、咳甚、痰少、咽乾微痛者,止嗽散加麻黃、杏仁、射干、黃連,上症若痰多易出,咳時咽痛者,可用寒咳散加適量之清咽利膈湯,若咳痰不爽又加咽痛,止嗽散10、清咽利膈湯5的合方亦效。若一開始即無痰無涕喉乾喉痛時咳時不咳,用銀翹散加清咽利隔湯甚效。扁桃腺發炎兼有喉嚨痛時,普濟消毒飲和清咽利隔湯很快可癒。
六、咳甚痰多夾雜清涕者為寒咳散症,患此症者,不管大人、小孩都有可能,大抵與不注意保暖感受風寒而發,小孩尤其與夜間「踢被」有關,大人則喜吹冷氣關係密切,故此病之來,其來有自,素體虛寒者,尤應注意,事後之保養,改變『踢被』與「吹冷氣」的習慣,勿食冰冷涼飲冷、多鍛練身體是最有效的方法,若一面服藥一面「踢被」或「吹冷氣」或常吃冷食,則無異開門輯盜,咳必難速癒。
七、若小兒咳嗽,早晚為甚,咳如水雞聲者,此射干麻黃湯症也,有涕鼻塞咳甚欲嘔合幼科杏蘇散甚佳,若無水雞聲,祇是咳甚欲嘔痰多夾雜清涕者,則以幼科杏蘇散合金沸草散為宜。
八、咳甚咽乾痰少之陣咳,弦數或弦緊脈居多,若有微涕,以頓嗽散合止嗽散加適量之黛蛤散治之,若無涕咽紅乾,屬燥咳之屬,用補肺阿膠湯合麥門冬湯治之,清躁救肺湯亦為適用之方。若初感風寒即咳甚、鼻塞、鼻音重,咳時咽痛者,止嗽散合杏蘇散加黃連、射干良效,或止嗽散加麻黃、杏仁、黃連、射干,痰少咳甚咽痛者,成方可用止嗽散與清咽利膈湯之合方。
九、咳時咽不舒,連前胸亦痛者,柴陷湯合止嗽散有效,火逆上氣之咳,痰不爽無涕咽乾者麥門冬湯主之,總之,咳嗽之症要分有涕無涕、痰多痰少、痰的顏色質量、咽乾咽痛之程度、以及口渴與否,方能準確論方遣藥。所應注意者,胃腸不佳者口渴最易發生,應做詳細之區分。
十、呈溫病型態之咳,則與風寒之咳略有不同,症狀是鼻微塞或不塞,咳嗽輕微,咽、鼻、唇之黏膜紅乾,帶有些微之口渴及頭目昏倦症狀,銀翹散為辛涼平劑,桑菊飲為辛涼輕劑治之,若此症咳多則銀翹散加杏仁、貝母,渴甚加天花粉,若咳不多鼻塞多、咽乾不舒者,加味桑菊飲治之,若溫病之初得,頭目微熱、咽乾微痛、口渴倦怠者,此清上解表湯症。承上症若已成咽紅咳甚時,則以銀翹散合頓嗽散治之。
十一、若咽已痛,又兼咳聲陣發,痰黃黏難出,喀痰不爽者,用藥以清熱解毒、宣肺降氣、止咳化痰為法,俟痛腫消,咳必趨緩,此時有涕加疏風解表藥,無涕加潤燥藥,自擬之熱咳散對此症甚效。
十二、咳久失聲者,若咽不甚痛,可用麻杏甘湯合桑菊飲,若咽乾口渴,以沙參麥冬湯滋肺胃之陰,咳甚咽乾無涕無痰者,補肺阿膠湯、麥門冬湯、清躁救肺湯皆可視情況參考應用。
十三、若其人體弱 ,素有鼻過敏史,一感風寒便咳喘兼發者,華蓋散主之(可合幼科杏蘇散並治),痰多咳少帶喘及涕多,為小青龍湯適應症,小青龍湯之症,其咽喉常夾有清稀泡沫之痰,喘定,以苓甘姜味辛夏仁湯化其餘痰,恢復期應調理脾腎,或以六君子湯,或以補肺固肺之藥調理,應可預防此症之發生,肺熱痰白粘黃之喘,以定喘湯主之。
十四、咳嗽痰黃而量多涕少之症,寧嗽散最妙,組成為:桔梗、茯苓、生姜、石斛、半夏、貝母、紫蘇子、薄荷、桑白皮、杏仁、橘皮、甘草。方之主治為:咳嗽痰甚、痰黃質稠、呼吸氣促、食欲不振或有寒熱者。
十五、痰白微涕象久咳不癒體素虛或年老之人,或服西藥過久陽氣已傷者,以參蘇飲治之。
十六、咳久傷其肺陰,要用滋陰之法,如入夜則喉癢而咳,無痰無涕聲音乾乾的即是,用麥門冬湯加滋陰降火湯最妙。但也不是說所有的夜咳皆視為傷陰,有句話仍需參考,『日咳三焦火,夜咳肺家寒』。
熱咳方如下:
麻黃、杏仁、甘草、石膏、黃芩、黃連、前胡、桔梗、紫菀、百部、射干、牛蒡子、桑白皮、元參、梅片少許,有膿痰時方加珠貝、括蔞仁、魚腥草、冬瓜子。
婦科心法有云;若因起動太早,或感風寒者,用旋覆花湯。因陰虛火炎,上爍肺金而嗽者,宜麥味地黃湯。因瘀血上沖入肺而嗽者,宜佛手散加桃仁、紅花、杏仁、川貝母、延胡索破其瘀血。
總之,治咳之法要掌握病情之主次輕重, 抓住主要矛盾點,給予精準的下藥,病輕藥輕,病重藥重,不要散彈打鳥,否則將事倍功半,徒然耽誤患者病情。當標緩之後,要注重調理,以鞏固根本,無喘的用保肺散以補土生金,咳而兼喘的,用固肺散以增強免疫力,這樣才不致輕易再次染上咳嗽 。
宋文靖寫


至善中醫診所
www.jscmc.com.tw


台北縣土城市中央路二段 20號
電話:( 02 ) 8261-2705
E-mail:
jscmc.dr@gmail.com